貨不對板 價格虛高 記者深入調查暑期國外游學現狀 游學-中國彩虹網 蔡江婧 2937926

  暑假過半,在歐洲、北美、澳洲、東南亞等地“游歷”的中小學生們陸續回國。今年暑期,出國游學除了傳統的夏令營等項目,去國外插班學習、去當地夏校體驗校園生活成為一些家長和孩子的新選擇。實際體驗下來,效果如何呢?記者多方調查后發現,部分國外游學機構缺乏資質,游學項目存在貨不對板、價格虛高、安全難以保障等問題。
  花費數萬元,“效果不算好”
  在過去的40天里,南京仙林中學初一學生小劉在澳大利亞墨爾本一所學校當了插班生,住在當地的寄宿家庭里。他的父母希望全英文的學習和生活環境給小劉帶來沉浸式體驗,為此投入近6萬元。
  南京致遠外國語小學五年級學生小林,在泰國清邁的一所國際學校上了一個月的短期班,來自歐美國家的老師進行全英文授課,上午學習英語拼讀和語法,下午是體育、音樂和美術。媽媽陪她一同前往,學費加上兩人租房和機票的費用共兩萬多元。
  常州市某中學的小胡,體驗的是新加坡為期4周的“微留學”,課程只有英語和數學,并且按照英語水平插班學習,沒有游玩項目,費用是4000新加坡元(約2萬元人民幣)。
  根據新東方和艾瑞咨詢發布的《2018中國國際游學行業發展報告》數據,2017年參與國際游學的人數達86萬人,2018年約105萬人,2020年預計將達170萬人;2018年中國國際游學市場規模達268億元,2020年這一數據將突破400億元。
  長期研究和運營游學項目的江蘇金陵商務總經理羅森告訴記者,這兩年,國外游學項目已經從傳統的“玩+學”類型的夏令營不斷拓展到插班學習、夏校、微留學等。
  動不動花費數萬元的出國游學,效果到底如何呢?小王媽媽坦言,“初衷是想讓他體驗真實的國外教學模式,同時提升英文聽說水平,但孩子很多課程聽不懂,也不太愛跟別人交流,效果不算好。”
  小林倒是很喜歡在清邁的這一個月的學習生活,“一開始上英語課有些困難,不過下午的課程都很有趣,我還跟韓國和日本的同學成了好朋友。”但小林媽媽也有遺憾,“本來報的是插班學習,因為報名人數太多,學校只好單獨開了一個短期班,而且到了后期學生越來越多,師資差點不夠。”
  信息不對稱,項目“貨不對板”
  據南京一位業內人士透露,江蘇省某著名游學機構一個暑假的營收就達4.2億元。但是,新東方與艾瑞咨詢的白皮書指出,目前游學行業仍處于“尚未成熟的發展階段”,專業游學機構僅占整個游學市場的3%。記者近日調查也發現,因為專業度差,一些沒有資質的機構層層分包操作,導致部分國外游學項目存在貨不對板、價格虛高、安全難以保障等問題。
  “說是可以在維也納金色大廳演出,實際情況是機構租下了金色大廳的某個時間段,孩子們挨個上臺彈一小段鋼琴,空蕩蕩的音樂廳里,聽眾只有同行的學生和家長……”吳女士事后把帶女兒去奧地利游學的這段插曲當作笑話講給朋友聽。
  這種情況并不鮮見,多個受訪家長表示,培訓機構以出國演出、比賽的名義組織游學活動,到了國外,才發現參加表演的幾乎都是參加游學活動的中國學生。
  有的游學項目,則是隨意更改營地。“說帶孩子去哈佛,結果去的是哈佛的夜校、商業學院,因為成本低。但是家長沒跟著,孩子并不知道里頭的‘花頭經’,還玩得挺開心。”
  “問題就出在信息不對稱。”一位專業游學機構的負責人告訴記者,他們在澳大利亞做項目時,曾經調研了當地50多所學校,發現大部分在放假前就已經被中國的地陪們“承包”了,“營地所在的學校是租的、老師是租的,甚至互動交流的學生也是租的,課程是地陪機構自己制定的,并不是學校本身的課程。實際情況讓人啼笑皆非,家長卻完全被蒙在鼓里。”
  所謂的“插班學習”也需要好好甄別。“英國、美國、加拿大的學期跟我們中國是一樣的,我們暑假期間人家也在放假,怎么可能插班?我們在加拿大的項目,插班從9月份才開始。”專業游學機構的這位負責人說。
  “灰色交叉地”,市場難監管
  “游學市場屬于典型的灰色交叉地帶,教育、旅游、出入境等都有涉及,比較難監管。”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法律顧問朱凱說,之前出臺過的相關文件,也都是多部門聯合制定,但是執行起來難度較大。
  目前,越來越多的教育培訓機構、咨詢服務公司甚至個人都在開展出國游學業務,但因為沒有辦理出入境業務的資質,往往通過對接海外的一些資源或者外包給旅行社等第三方去操作。而在國外的地陪,很多也并不規范,有的就是當地兼職的華人或留學生,安全性幾乎無從保障。因為層層轉包的緣故,項目的費用差價也非常大。
  寶應中學學生小徐,去年參加了一家教育機構的英國游學項目,為期12天費用2萬元,今年她的同學想報名時,發現類似項目行程增加到14天,費用卻已經超過3萬元。
 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市場需求節節攀升,許多項目冠上“游學”二字,價格就“噌噌”上去了,一般教育機構交給旅行社做游學項目,中間賺的差價都超過50%,有的甚至達到100%。
  羅森認為,家長在認真評估自身經濟能力的前提下,要明確送孩子出國游學的目的是什么,如果只是為了玩一玩,自由行或者跟團游就可以;如果是想增長見識、學有所得,可以選擇學校推薦的游學團;如果是為未來留學做準備,建議找更專業的游學機構專門定制方案。同時建議家長切實考察所選機構的安全保障措施。
  朱凱建議,應由相關部門牽頭,聯合市場監管等多部門,從源頭規范管理,對游學機構進行專業化的資質審定,設立準入門檻,在安全保障、教師資質等方面進行把關。

作者:蔡姝雯 上官新宇編輯:蔡江婧
分享

相關新聞

關于中國彩虹網|廣告服務|聯系方式|網上投稿|法律顧問(吉林創一律師事務所)|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: 0431-82530026|舉報郵箱:jb@chinajilin.com.cn

Copyright (C) 2001-2006 chinajilin.com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國彩虹網版權所有吉ICP備17001367

掌中彩票 隆化县 | 阜康市 | 河间市 | 兴安盟 | 高安市 | 临武县 | 咸阳市 | 满城县 | 修水县 | 南开区 | 甘谷县 | 高陵县 | 景洪市 | 松潘县 | 海淀区 | 巴南区 | 乌兰察布市 | 乌鲁木齐县 | 舒城县 | 沧源 | 西乌 | 南丰县 | 赤壁市 | 玉环县 | 个旧市 | 雷州市 | 垣曲县 | 五大连池市 | 孝感市 | 杭锦旗 | 岐山县 | 靖宇县 | 元谋县 | 新竹县 | 普洱 | 沙湾县 | 秦皇岛市 | 桑植县 | 揭阳市 | 平安县 | 丘北县 | 井研县 | 缙云县 | 迁西县 | 高雄县 | 南阳市 | 民乐县 | 启东市 | 淳化县 | 葫芦岛市 | 新安县 | 镇原县 | 牙克石市 | 诏安县 | 安龙县 | 浪卡子县 | 仲巴县 | 桓仁 | 延吉市 | 潞西市 | 永济市 | 抚顺县 | 丁青县 | 南召县 | 赫章县 | 故城县 | 友谊县 | 黔江区 | 南溪县 | 镇巴县 | 观塘区 | 阜康市 | 米易县 | 蕉岭县 | 万安县 | 宁安市 | 衡水市 | 同心县 | 平顶山市 | 察隅县 | 苏尼特右旗 | 屯门区 | 洪泽县 | 井冈山市 | 安宁市 | 永康市 | 保靖县 | 乐昌市 | 柳江县 | 龙门县 | 鹤岗市 | 介休市 | 肃宁县 | 镇雄县 | 望江县 | 翁牛特旗 | 龙川县 | 侯马市 | 黄梅县 | 齐齐哈尔市 | 合阳县 | 阳曲县 | 绥中县 | 苏州市 | 章丘市 | 鄢陵县 | 凤山县 | 丹江口市 | 牡丹江市 | 浙江省 | 上栗县 | 孝义市 | 工布江达县 | 宁南县 | 东乡县 | 图木舒克市 | 柳州市 | 中阳县 | 淮北市 | 乐平市 | 留坝县 | 泽州县 | 旅游 | 山阴县 | 石河子市 | 腾冲县 | 修武县 | 福建省 | 武强县 | 江达县 | 吉水县 | 华阴市 | 抚顺县 | 惠州市 | 大厂 | 呼图壁县 | 广灵县 | 绍兴市 | 贵阳市 | 柞水县 | 安龙县 | 贵南县 | 德江县 | 子长县 | 眉山市 | 临沭县 | 德安县 | 津南区 | 遂川县 | 台北县 | 高密市 | 高阳县 | 五莲县 | 吐鲁番市 | 涞水县 | 永定县 | 大英县 | 武胜县 | 吉隆县 | 雷波县 | 驻马店市 | 郑州市 | 兰西县 | 崇明县 | 高台县 | 齐齐哈尔市 | 道真 | 承德县 | 南宁市 | 财经 | 凉城县 | 高密市 | 西充县 | 高台县 | 永登县 | 太保市 | 祥云县 | 红安县 | 东辽县 | 讷河市 | 阿瓦提县 | 北海市 | 绍兴县 | 绿春县 | 江山市 | 平昌县 | 屏东县 | 邹城市 | 都兰县 | 门源 | 吴桥县 | 方城县 | 中方县 | 武鸣县 | 即墨市 | 保康县 | 浠水县 | 桐乡市 | 陈巴尔虎旗 | 桦南县 | 迁西县 | 漯河市 | 墨江 | 江山市 | 巴里 | 米泉市 | 禹城市 | 澄迈县 | 兰西县 | 新泰市 | 寿宁县 | 华蓥市 | 汉阴县 | 柳江县 | 龙江县 | 湟中县 | 金沙县 | 石台县 | 泾阳县 | 池州市 | 疏附县 | 苏州市 | 双峰县 | 安多县 | 阳曲县 | 杭锦旗 | 泗阳县 | 枝江市 | 隆昌县 | 徐闻县 | 武宁县 | 青田县 | 金乡县 | 樟树市 | 磴口县 | 吉木乃县 | 筠连县 | 乾安县 | 桂平市 | 大同市 | 西平县 | 焉耆 | 丹巴县 | 白城市 | 汉寿县 | 清远市 | 红原县 | 金阳县 | 西峡县 | 永年县 | 达州市 |